• May 29 Thu 2008 17:47
  • 爸爸

這幾天,心理默數着日子。
今天,照樣上班。
異常的忙碌,完全埋首工作。
下午兩點鈡,工作稍歇息時,
心理深處的心情突襲了上來。
情緒突然失控,
躲進廁所裏淘淘大哭。
微小而昏暗的洗手間,
仿佛這兩年來的夢境般,
我努力的伸長了手,
卻怎樣也也握不到爸爸的手,
握不到,
連機會都沒有!

接到電話,慌忙的訂了機票,
萬分焦慮與擔心,
一直打電話回家,
雖知道爸爸狀況不好,
可是完全沒有準備,會就這樣失去他。
縂自作聰明地認爲這樣的事,不會發生在爸爸身上。
上飛機前家人還告知爸爸狀況好轉。
所以一路上,雖然擔心,卻沒有太多恐懼。
倒是從來沒有丟下過兩個孩子,
漫長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很煎熬。
突然體會那麽久前,我跑到美國來,
父母的多麽不放心, 多麽不捨!
回想自己一路來的任性與不貼心..

沒能守在病榻前,
沒能見你最後一面,
沒能再握着你的手,
是我無法跟家人提起的,
那麽深,那麽沉的遺憾與痛。
電話那頭,浩沙啞得哭音,
“大姐,大姐“
還沒來得及等他說什麽,
我聽到的媽媽喊着“男啊。。“
.......
那一刻是我的世界末日。
怎麽會,爸爸怎麽會就這樣離開。
爸爸怎麽會沒等我?

到現在還耿耿於懷的是,
不知道爸爸是否原諒了我,
原諒我這麽多年,一直的在外面遊蕩,
原諒我在我們少少的相聚裏,
我還很嚴厲的苛責你要振作,
原諒我長大后,就忘記小時候的孝順貼心。
我曾是你最寵愛的“女兒王“啊!
原諒我,最後一刻都不在你身邊。
我甚至也還很害怕,
在你走前的那一刻或走后,
你沒有在找我,沒有挂着我。
我連握着你的手的機會都沒有,
緊握着你,你就會明白,
我只是任性不懂事,
可是我是那麽的在意你,那麽愛你。
你知道嗎?

盼了一夜,沒夢。
清晨4:00, 我坐在書桌前,
還是懊悔與悲傷。
寫不下我的心情,
也寫不出我對你的思念。
爸爸,我想你,
爸爸,你都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nawu66 的頭像
lenawu66

大姐頭在美國

lenawu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i
  • 世界 分享 愛

    你妳好、若是有打擾的地方請見諒喔^^ ~感恩!!

    歡迎加入夢想成真的海外家庭交流園地『世界‧分享‧愛』

    這個園地最初成立的目的,主要是希望把原來身在美國的華人家庭集合在一起,做更直接快速的交流。隨著年餘的研發、技術的不斷改進,以及團隊的進步壯大,我們現在更希望把這份成果,擴大到每個角落!

    世界 ● 分享 ● 愛 ● U.S.A
    http://www.usbabyhome.com/
  • 雅萍
  • 那已是吳爸走後的一段時間了吧
    靜芬打電話告訴我時仍是苦痛凝咽
    電話這頭的我又是哭又是忍住不能哭
    這樣的矛盾掙扎
    從吳爸重病後即如此
    想問不敢問
    想提不敢提
    小心翼翼 拐彎抹角 旁敲側擊
    怕的是這個幫不上忙的外人
    徒然激起波濤洶湧的痛

    另一邊
    卻又懊惱這所謂高中摯友
    竟連與他抱頭痛哭
    宣洩情緒的勇氣與機會都沒有

    即使此刻
    掙扎 猶豫
    執筆
    會不會徒增你們的痛
    是不是就讓靜默幫助沉澱

    二十年前的我與靜芬不是依順的孩子
    卻也各自憂忡於父親
    操勞經年的吳爸的肝
    紅腫終年的父親的類風濕性關節炎
    倏忽流年
    吳爸的帕金森
    父親的直腸癌
    幾回病榻的展轉
    多少束手無策的無言
    生命雖有不可取代的生之喜悅
    老 病 死 卻也是令人顫慄呻吟的鞭笞啊

    近年來逐漸在宗教裏虔誠
    是寄託
    更是真心相信有神
    有永生 有未來的重逢 死後的盼望
    如此
    才不致恐懼
    攫人的死神
    縛至愛於深淵冰冷萬丈
    無邊無際的恐懼啊

    幾次靜芬不解地問我
    何以突然對宗教熱衷了起來
    甚至玩笑說我把守安息看的比他的到訪重要
    如何言說呢

    大姐
    聖經上說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靜默有時,言語有時;
    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其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
    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

    人 太卑微
    一片葉子的凋零上且無法挽留
    何況是生命的隕落?
    就相信他是護花的泥
    是守候你們的永生靈魂吧

    失去至親的痛有多深我無從丈量
    只能看似愚蠢地預備
    盼望屆時能得著來自深處的安慰

    吳爸不在冰冷裡
    不在孤單裡
    不在看不見的恐懼裡
    他在你們身邊
    在你們心裏

    我是雅萍